Preaload Image

心路歷程:變革管理從業者的獨特旅程

David Martinez 在西雅圖 Vulcan Inc. 公司的創辦人辦公室擔任高級企業戰略和分析經理,致力於建立變革管理程序。事實上,他一開始並不是變革管理從業人員。他在其他適合自己能力的領域工作,最終踏上自己獨特的變革管理之旅。

接下來是由 Prosci 訪談 David,回顧他是如何開始他的變革管理旅程的 !

變革管理旅程的開端

 

David,在我們談論你如何開始旅程之前,能否為讀者描述你在 Vulcan Inc. 公司中的角色?

可以。我目前的工作職責是協助建立和執行滿足 Vulcan Inc. 公司需求的變革管理流程。另一個任務是協助建立和發展專案管理辦公室。這兩個是過去一年來我主要專注的區域。偶而會添加其他任務,例如: 盤點公司內所有物品,而我的角色是確定如何去完成這項任務。

 

現在看到你在變革管理專業上更進一階。一開始是什麼促使你想學習變革管理?

在加入 Vulcan 公司之前,我是一名顧問。說起促使我進入變革管理領域的緣由,就要講起我第一次擔任專案經理的角色。在實際接觸廣泛、複雜度高的項目,且當團隊討論到使用者的採用和使用的時候,讓我開始思考 (是否要學習) 這個的議題。除了擁有明確範圍、時間表和良好的項目計劃,同時了解參與的人員有誰。當時在進行的這個大型項目屬於全球性的,合作夥伴來自世界各地,因此了解他們的需求是初期我要做的功課。

接下來,我與技術小組合作,幫助團隊開始採用敏捷方法論,從事業層面、技術層面和功能層面收集和管理需求。如果將其與變革管理相關聯,那我正處於認知 (Awareness) 階段。與利益相關者坐在一起,他們告訴你解決方案的需求時,你同時也在獲取有關需求的資訊。雖然當下你沒有做出承諾,但接著你在說:「不如這樣,我們正在嘗試做這些事情,告訴我還需要什麼。」這是初期在建立認知程度的階段。 同時間,你也在引導人們從認知 (Awareness) 到渴望 (Desire) 的階段。為使此成功,這是你的利益相關者所需要的。

後來,我成為公司的培訓和發展負責人。我開始意識到與我一起工作的人的學習需求,這對應到 ADKAR 的知識 (Knowledge) 的理解和評估 ― 我們應該如何建立人員的知識 ?

當公司決定增加變革管理為企業核心能力之一時,我過往的顧問經驗提供我所需要的知識基礎。我是第一批通過 Prosci Change Management Certification,它同時也是讓我過往經歷串連起來的關鍵。

 

Vulcan 公司的創始人 Paul Allen 去世時,公司進行了重組。你的變革管理背景對你有什麼幫助?

回顧在看我的 Kübler-Ross 的七個階段,人在經歷重大變化時,最初感到震驚來自於「為什麼是現在 ?」。每當進行任何形式的重組時,人都會感到沮喪,會說:「你不了解我所投入的努力。」 我們盡可能地表現公開透明,持續關心每個受影響的人,花時間跟他們分享故事。但我們知道,那天下班人們終究還是高興不起來。從 Prosci 最佳實踐的角度思考後,我們決定不再包裝這場對話。先不論這是不是一件大事。我們剛剛失去了創始人,我們應該試圖弄清楚下一步怎麼做。

在了解到我們不是為了掩蓋犯下的錯誤 ” painting the roses red ” (如同愛麗絲夢遊仙境中,白玫瑰塗上紅色變成紅玫瑰),而且把實際會幫助我們建構變革管理信譽的關鍵東西藏起來時。人們正處於沮喪和心情低落,這正是我們可以成長和改變的機會。我們啟動變革管理計劃的同時,吸引了整個公司高層的關注和參與,他們會說:「好吧,我們知道更多的改變即將來臨,我們希望參與其中,確保我們的員工得到照顧。」

你認為哪些背景和技能可以幫助變革管理從業者取得成功

具有學習和發展背景將非常有幫助,特別是熟悉學習偏好這方面。有些人的學習偏好是直接、快速的條列式要點,並希望進行大量學習。其他人則需要面對面或 Zoom 對話,透過提問重複學習要點。

我認為任何具有戰略背景的人,例如: 分析師或顧問,都非常合適變革管理這條路還有過往有促進 (facilitation) 經驗的人。很多時候,變革管理講求的不是要得到問題的答案,而是你如何藉由提出問題促進人員的互動。

因此,採用像專案變革三角形 (PCT , Project Change Triangle) 評估工具的時候,最後的分數可能沒那麼重要。重要在於房間內的每個人的對話內容和被提出來的問題: 「為什麼這題分數你給1分 ?」、「是什麼讓你有這種感受 ?」、「我們可以怎麼做提高這些分數 ?」

你創建的任何文檔的每個元素都是如此。我們想知道的與答案本身無關,而是讓每個人在相同的基準點上進行對話。要成為一名出色的變革領導者的關鍵部分,是具有促進對話並讓所有合適的利益相關者彼此交談的能力。當我悄聲無息坐在大型的會議室時,我看到那股促進能量正在人群中發散。而當我需要參與其中時,就是我要向大家提問題的時候。

 

在變革管理從業者的旅程中,你認為你下一步將走向何方?

ADKAR 模型完美詮釋個人的變革旅程,讓我們可以持續地評估一個人在這個旅程所處的位置。我是處於認知 (Awareness)還是渴望 (Desire) 階段?這是我們在 Vulcan 公司一直試圖想做的,讓每個人去反思並能夠說出:「我的個人的職責是了解我在變革之旅中的位置。我是被動還是主動地在抵制這項變革?我可以怎麼做讓事情有更好的發展嗎 ? 」 因此對我而言,下一步就是繼續成長和建構變革能力,然後看它可以帶我到何處。

 

 

 

翻譯自:PRACTITIONER SPOTLIGHT: A CHANGE PRACTITIONER’S UNIQUE JOURNEY